《审度【老子道德经】之全译 》 ---60

发布日期:2021-10-13 08:31    点击次数:150

第四卷治外篇

A   第六十章

     治大国,若烹小鲜。以道莅天下,其鬼不神;非其鬼不神,其神不伤人;非其神不伤人,圣人亦不伤人。夫两不相伤,故德交归焉。

B    现代汉语

      治理国家,如同烹饪有异味的食材,即是把异味变美食,把棘手的事务归为民生,这是管理国家之道。体悟到大道,随外物而化,神鬼也不伤;并不是神鬼不伤害,是随神鬼而化;随外物而化,随圣人而化。世界上神鬼和圣人,都不能够批评的事情,说明体悟到上德,领悟到大道,仁德社会了。

C 各家注释

1河上公注:鲜,鱼也,烹小鱼不去肠,不去鳞,不敢挠,恐其糜也。治国烦则下乱,治身烦则精散。以道德居位莅天下,则鬼不敢见其精神以犯人。非鬼神不能伤害於人,以圣人在位,不敢伤人,故鬼神不敢干人。夫两不相伤,人得治於阳,鬼得治於阴,人得全人性命,鬼得保其精神,故交归焉。

2王弼注:躁则多害,静则全真。故其国弥大,而其主弥静,然后乃能广得众心矣。治大国则若烹小鲜,以道莅天下,则其鬼不神也。神不害自然也。物守自然,则神无所加;神无所加,则不知神之为神也。

3杜光庭注:大国者有二:其一天子之国,其二公侯之国。夫天子君临大国,子育万民,缓之则不恭,急之则离散。以烹鲜为喻,理固然矣。在之以道,则鬼神宾服,幽明各遂,德善交归。此劝人君用道,理化之旨也。天子之国,四海之内有九州,州方九千里,每州建百里之国三十、七十里之国六十、五十里之国百有二十,凡二百一十国。花物不扰,则其德交归。理国之喻,不可有为。德及鬼神,两无伤害。

4王元泽注:民不扰,则得尽其性。民尽其性,则天地之和应,而万物无不遂矣。故鬼亦安其处,而不能为神也。人鬼殊道而每至于相于者,阴阳之气有戾而交失其所,故灵物得乘衅矣。

5吕吉甫注:得有国之母以治国,虽大无难也。烹鱼者不可以烦,而烹小鲜者尤当全之而不割者也。治大国者亦若是而已,烹而割之则伤矣。以道莅天下者谓之大制,亦不割以伤之而已。及其至也,则其鬼不神,凡以不伤之所致也。

6苏辙注:烹小鲜者,不可挠;治大国者,不可烦。烦则人劳,挠则鱼烂。圣人无为,使人各安其自然。外无所求,内无所畏,则物莫能侵,虽鬼无所用神矣。非其鬼之不神,亦有神而不伤人耳。非神之不伤人,圣人未尝伤人,故鬼无能为耳。

7时雍注:治道贵清静而民自定,不可施为也,故治大国者,若烹小鲜。自人言之,则大国者乃天中地户黄帝之乡,所以治之亦若此而已。是以圣人处无为之事,一心定而王天下,故鬼无所出其灵响,依人而行,何神之有哉?非其鬼不神也,以其不受於邪,邪气自去,是神亦不伤於人也。非其神不伤於人也,以其圣人处无为之事,而天下化成,使民外则无争夺攻战之患,内则无,图为杀怨之心,不犯神之报应,是乃圣人亦不伤人矣。

8邵若愚注:治大国若如也烹小鲜鱼也者,谓不可扰也。扰之则鱼伤,故以用也无为之道莅临也天下者,而民不伤。至於其鬼人日鬼不为神祟疾疫伤人,非只其鬼不为神祟,其神天曰神亦不为虫蝗水旱伤人。,非其神鬼不伤人,缘圣人用无为之道亦不伤人。

9王夫之注:动天下之形,犹余其气;动天下之气,动无余矣。“烹小鲜”而挠之,未尝伤小鲜也,而气已伤矣。伤其气,气遂逆起而报之。夫天下有“鬼神”,揉治乱于无形;吾身有“鬼神”,燥生死于无形。

10林虞斋注:烹小鲜者,搅之则碎。治国者,扰之则乱。清净无为,安静不扰,此治国之道也。既提起一句如此,下面却言三才之道,皆是不扰而已。以道莅天下,此天下字,包三才而言之。凡在太虚之下,临之以道,天则职覆,地则职载,圣人则职教,三者各职其职而不相侵越,则皆得其道矣。

D本注

1本篇为治外篇之四,阐明国家管理中以仁德为重的原则,仁德以文化教育为本。本篇为儒学后世歪解流传之误的重要篇章,起于对语言的错误认知。国家与民众,母与子也。治国者,若教育子女,人从赤子到英才,非先天造就,乃后天培养之终。小鲜者,变美味之道也。后世小智之人,以己解读,误之根本。鲜者,食物美者,物各有长短,小短不为短,仁之本也,正如瑕不掩瑜。任一食材皆有长短,用其长,暗其短,化其短而为长,五行所化,阴阳五行之法则,善调五味者,循于其法,固小鲜变美味之道也。人子皆顽,人性也,仁以宽容,礼为起始,触类旁通,举一反三,则人人称杰,教育失当,则人为下愚之辈。育人之道,正与非,雄杰同愚固,天地之差。故阴阳之短长,五行之涵育,仁德之发轫,育人之正道也,非以传于道,解于惑,授其业也。千年历史,人为雄杰,则国必兴,家必旺,乱定消,历史之论定,非以人力篡改而变,以客观事实而定,已明矣。

2烹,形声,从火,本义烧煮,引申为烹饪的方法;鲜,会意,从鱼从羊,本义指鱼虾等;小,象形,甲骨文字形,象沙粒,本义细微,《说文》物之微也;小鲜,非指小的食材,应为有少许异味得食材。鱼虾之味,能者味变其美,差者味难以入口,善烹饪,调制五味,不好的食材变为美味;治理国家,如是,把不利的事物转变为民生问题,一定之法则。以食为喻,指代民生问题,所有不能够解决的问题,归根于民生,则可解,故治理国家如烹饪有异味的食材,大同也。

3道者,体道悟德,随外物而化,行用天下,遇鬼化鬼,遇神成神,用其光,复归其明,则鬼神不伤,圣人亦不伤,于此大道已成,何患伤与不伤,为一也。

4德,为上德,则明于道,归于一;凡出己意者,为二,二生违道也。人之社会,仁德所用,仁以宽容,起于礼先,则人归道而出智,用以形制,民 知止有安乐矣。